飞狐外传袁紫衣

  • 73

袁紫衣是金庸武侠《飞狐外传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有的电视剧版《雪山飞狐》也会有她,有的电视剧则没有,我们主要以原著小说为准介绍袁紫衣。

 

袁紫衣是谁的女儿

答:母亲袁银姑,父亲凤天南

袁紫衣的母亲袁银姑是广东佛山镇以打鱼为生的姑娘,因容貌俏丽被称作“黑牡丹”。后被凤天南因奸成孕,生下了袁紫衣。一个鱼行的老实人愿意接盘,也被凤天南害了。银姑又逃至江西被“甘霖惠七省”的大侠汤沛收留。谁知汤沛为人表面光鲜,内心龌龊之极,他见银姑美貌,竟又使暴力侵犯于她,袁银姑终于羞愧难当,悬梁自尽。

袁紫衣却蒙峨眉派中一位辈份极高的尼姑救去,带到天山,自幼便给她落发,法号圆性。

 

袁紫衣的师傅是谁

原著中只说是峨眉派中一位辈份极高的尼姑,住处和天池怪侠袁士霄及红花会群雄不远,平日切磋武学,时相过从。而且书中袁紫衣曾对胡斐说以后会告诉他的,结果一直全书完都没说这个尼姑是谁,在有的影视作品中,编剧有杜撰出一些名字,就像《天龙八部》影视剧给天山童姥取名一样。

 

 

袁紫衣出场描写

引用原文袁紫衣出场两次详细的描写,一次是假扮成俗家的袁紫衣,一次是出家人圆性。

第六章 紫衣女郎

胡斐早已看清来人是个妙龄少女,但见她身穿紫衣,身材苗条,正是途中所遇那个骑白马的女子。她背上负着一个包袱,却不是自己在饭铺中所失的是什么?只见她一张瓜子脸,双眉修长,眼大嘴小,姿形秀丽,容光照人,不禁大为惊讶:“这女子年纪和我相若,难道便有一身极高武功,如此轻轻巧巧地取去包袱,竟让我丝毫不觉?”

 

第十九章 相见欢

胡斐心头一凛,抬头向厅门看去,登时惊得呆了。只见门中进来一个妙龄尼姑,缁衣芒鞋,手执云帚,正是袁紫衣。只是她头上已无一根青丝,脑门处戒疤鲜明。

胡斐双眼一花,还怕是看错了人,迎上一步,看得清清楚楚,凤眼樱唇,却不是袁紫衣是谁?

霎时间胡斐只觉天旋地转,心中乱成一片,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袁……”

袁紫衣双手合十,黯然道:“小尼圆性。”

 

袁紫衣和福康安发生了什么

答:什么也没发生,原著里袁紫衣和福康安没什么交集,而且福康安并不像电视剧里那样频繁出场。

 

袁紫衣为何不嫁给胡斐

就像上面所说,袁紫衣是自幼落发,法号圆性,姓袁不假,这个“紫衣”是随口取的。袁紫衣曾对胡斐说师傅是要将衣钵传给她,所以让她也出家了,当然爱上胡斐后,她肯定是后悔出家的。

书中的袁紫衣总是说,只怪自己命苦,心里比胡斐难受十倍之类的话,其实纵观《雪山飞狐》、《飞狐外传》就知道了。

因为《雪山飞狐》成书在前,《飞狐外传》成书在后,可时间线上外传却在雪山之前。金老写雪山时压根心里还没有程灵素袁紫衣这两个人,后来写出来了又为了不破坏胡斐和苗若兰在一起的结局,只能让程灵素袁紫衣一死一走。

 

 

袁紫衣结局

答:离开了胡斐,并没死。

胡斐弹刀清啸,心中感慨,还刀入鞘,将宝刀放回土坑之中,使它长伴父亲于地下,再将程灵素的骨灰坛也轻轻放入土坑,拨土掩好。他取出金创药为圆性敷上伤口,给她包扎好,说道:“从今以后,你跟着我再也不离开了!”

圆性含泪道:“胡大哥,不成的……我见到你是我命苦,不见你,我仍然命苦……”她跪倒在地,双手合十,轻念佛偈:

 

一切恩爱会,无常难得久。

 

生世多畏惧,命危于晨露。

 

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。

 

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

 

念偶时泪如雨下,念毕,悄然上马,缓步西去。胡斐望着她背影,那八句佛偈,在耳际心头不住盘旋。他身旁那匹白马望着圆性渐行渐远,不由得纵声悲嘶,不明白旧主人为什么竟不转过头来。

 

注:“一切恩爱会、无常难得久、生世多畏惧、命危于晨露”出自《佛说鹿母经》,“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”分别出自《佛说妙色王因缘经》及《金刚经》。

大意:我们的一切畏惧、一切忧愁、一切恐怖都是源于爱,因为爱是一种欲望。要想一个人,你要跟他白头到老,你要跟他结为夫妻,等等,这都是有一种欲求的,你怕不能成功,两个人结合了你又怕不能白头到老,怕他变心等等,所以有了爱就有了担忧,有了爱就有了恐惧。 因为有了爱,所以有了牵挂,所以就有了忧虑和恐慌。心中没有爱时,便赤条条来去无牵挂,就没有忧虑和恐慌了。

 

飞雪两书其他主要人物

 

胡一刀胡斐苗若兰程灵素马春花福康安田青文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