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山飞狐另一女主田青文

  • 439
摘要

在金庸武侠《雪山飞狐》中,刚开篇就有一位“先声夺人”的女子,她的名字叫做田青文。主要是这个人物的人设不受欢迎,所以才被苗若兰盖过了风头,其实她也算是《雪山飞狐》另一女主。

田青文简介

田归农之女,是田归农与前妻之女,不是南兰生的,为人贪婪,作风不好,后被胡斐困在藏宝洞内而死。

田青文是《雪山飞狐》第一个出场的女性角色,并且一直跟到最后。其实她算是这部小说两大女主角之一,只是她的行为不受待见,所以很少人喜欢她。

国人特别是古代对女子操守是有要求的,像《鹿鼎记》里韦小宝那么多老婆,而且在扬州妓院还霸王硬上弓让阿珂和苏荃怀孕,却一点也不影响韦小宝受欢迎的程度,招来的只是各种羡慕。到女子身上就不行了,田青文光是在曹云奇、陶子安间左右摇摆一事就招了不少骂。

所以我觉得不用偏见的眼光看问题,田青文就是《雪山飞狐》的女主角之一,另一个是苗若兰,至于程灵素和袁紫衣是《飞狐外传》中的角色。

 

田青文出场描写

田青文在《雪山飞狐》中的出场描写:

曹云奇凝望着她,只见她凝脂般的雪肤之下,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,双睫微垂,一股女儿羞态,娇艳无伦,不由得胸中一荡。

那女郎名叫田青文,年纪虽轻,在关外武林中却已颇有名声。因她容貌美丽,性又机伶,辽东武林中公送她一个外号,叫作“锦毛貂”。那貂鼠在雪地中行走如飞,聪明伶俐,“锦毛”二字,自是形容她的美貌了。她是她父亲田归农前妻生的,田归农逝世不久,是以她一身缟素,戴着重孝。

 

田青文在《飞狐外传》中,田归农率领众人围杀苗人凤时有过短暂出场:

程灵素靠在胡斐身边,一直默不作声,但一切情势全瞧在眼里。她缓缓伸手入怀,摸出了半截蜡烛,又取出火折。只要蜡烛一点着,片刻之间,周围的人全非中毒晕倒不可。她向身后众人一眼也不望,晃亮了火折,便往烛芯上凑去,在夜晚点一支蜡烛,那是谁也不会在意的事。

哪知背后突然嗖的一声,打来了一枚暗器。这暗器自近处发来,既快且准,程灵素猝不及防,蜡烛竟让暗器打成两截,跌在地下。她吃了一惊,回过头来,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厉声道:“给我规规矩矩地站着,别捣鬼!”

 

这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就是田青文,按照时间推算,在《雪山飞狐》中就是二十多岁了。

 

 

田青文的孩子是谁的

答案:“腾龙剑”曹云奇的

《雪山飞狐》有一段是田青文未婚生子,田青文把这个孩子捂死之后草草的埋了,还被周云阳、苗人凤、陶子安发现了,在众人回忆往事时,还把这事给抖出来了,结果把田青文急的当场晕了过去。

“腾龙剑”曹云奇,也就是田青文的师兄。

 

田青文扒苗若兰衣服

田青文为什么要脱苗若兰衣服?

答:《雪山飞狐》一书中,天龙门、饮马川、平通镖局一伙再加上苗若兰讲述胡苗范田四家的往事,后来得知苗若兰的发钗中就是宝藏地图,于是宝树和尚不客气的夺了过来。众盗想要夺宝,又怕苗若兰碍事,碍于苗人凤的威名,不敢动苗若兰,田青文就想出这个馊主意。

刘元鹤双目一瞪,指着苗若兰道:“这妞儿怎么办?”

宝树笑吟吟地走上两步,大袖微扬,已在苗若兰颈口“天突”与背心“神通”两穴上各点了一指。苗若兰全身酸软,瘫在椅上,心里又羞又急,却说不出话。

田青文道:“苗家妹子坐在此处须不好看。”俯身托起她的身子,笑道:“真轻,倒似没生骨头。”走向东边厢房。

 

那东厢房原是杜庄主款待宾客的所在,床帐几桌、一应起居之具齐备,陈设考究。田青文掩上了门,给苗若兰除去鞋袜外衣,只留下贴身小衣,将她裹在被中,垂下罗帐。苗若兰自七八岁后,未在人前除过衣衫,眼前之人虽是女子,也已羞得满脸红晕。田青文望着她身子,笑道:“怕我瞧么?妹子,你生得真美,连我也不禁动心呢。”抱了她衣衫走到厅上,道:“她衣衫都给我除下了,纵然时辰一过,穴道解了,也叫她走动不得。”群豪一齐大笑。

 

飞雪两书其他主要人物

 

胡一刀胡斐苗若兰袁紫衣程灵素马春花福康安
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