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狐外传程灵素结局

  • 202

程灵素,金庸武侠《飞狐外传》女主角之一,在全书的着墨中,她不及袁紫衣,也不及苗若兰(飞雪两部一起),但她是一个非常让人心疼,性格鲜明的女主人公。

 

程灵素是哪个小说的人物

答:《飞狐外传》,出场里约十六七岁,去世时十八岁。医学名宿‘毒手药王’无嗔大师关门弟子,中国最早的医学典籍《黄帝内经》分为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两部分,程灵素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。

 

程灵素外貌描写

程灵素的颜值是比较一般的,可以说改编的影视剧中的主演员都是在颜值上超过了原著,但不太符合原著:

说话之时,曲曲折折又转了几个弯,见离大路数十丈处有个大花圃,一个身穿青布衫子的村女弯着腰在整理花草。胡斐见花圃后有三间茅舍,放眼远望,四下别无人烟,上前几步,向那村女作了揖,问道:“请问姑娘,上药王庄走哪一条路?”

 

那村女抬起头来,向着胡斐一瞧,一双眼睛明亮之极,眼珠黑得像漆,这么一抬头,登时精光四射。胡斐心中一怔:“这乡下姑娘的眼睛,怎么亮得如此异乎寻常?”见她除一双眼睛外,容貌却也平平,肌肤枯黄,脸有菜色,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,头发也黄稀干枯,双肩如削,身材瘦小,显是穷村贫女,自幼便少了滋养。一身荆钗布裙,衣衫甚是干净齐整,浆洗得不染丝毫尘土泥污。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,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,但见她拔草理花时手脚利落。

 

胡斐又问一句:“请问上药王庄,不知是向东北还是向西北?”

 

那村女低下了头,冷冷地道:“不知道。”语音甚为清亮。

 

 

程灵素长相丑吗

单论颜值来讲,程灵素在所有金庸女主角之中排位倒数;人物性格和能力来讲,就反过来了。

金庸塑造了一个与他笔下其他人物迥异的形象——程灵素,这是一个颜值方面十分不能打的女主角,可是这样一个相貌稀松平常的女子,却是金庸所有作品中真正担得起“冰雪聪明”四个字的人。从她第九章出场到第二十章死去,大大小小的事情,她都是料事如神,从容应对;这样一个聪明的女子,身为无嗔大师的关门弟子,有着天底下最厉害的下毒解毒功夫,却处处以德化怨,有着菩萨一般的善良心肠。

尽管她出场的时候全书已经快过半了,可是,她出场之后,热血仗义的胡斐、飞扬洒脱的袁紫衣、顶天立地的苗人凤,都相形失色。

 

 

程灵素七心海棠

七心海棠在《飞狐外传》中是药王门一派诸人都想培育出来的珍贵毒物,最后只有程灵素成功了,制成了蜡烛,是她用来伤敌于无形的利器。

程灵素是金庸武侠中唯一一个女神医,海棠花还有“花中神仙”、“花贵妃”之美誉,拿“花中神仙”对比《飞狐外传》中,医术高明妙手回春的程灵素,不难发现金庸先生借海棠花的花语,暗喻程灵素是一个神仙级的人物。

 

程灵素怎么死的

答:鹤顶红、孔雀胆、碧蚕毒蛊加一起被石万嗔放到了胡斐的手臂上,程灵素为胡斐吸毒而死。

程灵素哪一章死的:程灵素在第九章出场到第二十章去世。

 

程灵素之死原文

程灵素跪在他身旁,低声道:“大哥,你别害怕,你虽中三种剧毒,但我有解救之法。你不会动弹,不会说话,那是服了那颗麻药药丸的缘故。”胡斐听了大喜,眼睛登时发亮。

 

程灵素取出一枚金针,刺破他右手手背上的血管,将口就上,用力吮吸。胡斐大吃一惊,心想:“毒血吸人你口,不是连你也沾上了剧毒么?”可是四肢寒气逐步上移,全身再也不听使唤,哪里挣扎得了。

 

程灵素吸一口毒血,便吐在地下,若是寻常毒药,她可以用手指按接,从空心金针中吸出毒质,便如替苗人凤治眼一般,但碧蚕毒蛊、鹤顶红、孔雀胆三大剧毒入体,又岂是此法所能奏效?她直吸了四十多口,眼见吸出来的血液已全呈鲜红之色,这才放心,吁了一口长气,柔声道:“大哥,你和我都很可怜。你心里喜欢袁姑娘,哪知道她却出家做了尼姑……我……我心里……”

 

她慢慢站起身来,柔情无限地瞧着胡斐,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,替他敷在手背,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,塞在他口中,低低地道:“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,无药可治,因为他只道世上没一个医生,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。大哥,他决计想不到我……我会待你这样……”

 

程灵素道:“你爹爹妈妈去世之时,我尚未出生,我那几个师兄师姊,也年纪尚小,未曾投师学艺。那时候当世擅于用毒之人,只先师和石万嗔二人。苗大侠疑心毒药是我师父给的,因之跟他失和动手,我师父既然说不是,当然不是了。我虽疑心这个师叔,可是并无佐证,本来想慢慢查明白了,如果是他,再设法为你报仇。今日事已如此,不管怎样,总之是要杀了他……”说到这里,体内毒性发作,身子摇晃了几下,摔在胡斐身边。

 

胡斐见她慢慢合上眼睛,口角边流出一条血丝,真如是万把钢锥在心中攒刺一般,只想紧紧抱住她,张口大叫:“二妹,二妹!”但便如深夜梦魇,不论如何大呼大号,总是喊不出半点声息,心里虽然明白,却连一根小指头儿也转动不得。

 

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,心中思潮起伏,想起了许许多多事情。程灵素的一言一语,一颦一笑,当时漫不在意,此刻追忆起来,其中所含的柔情蜜意,才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。

 

小妹子对情郎——恩情深,

 

你莫负了妹子——一段情,

 

你见了她面时——要待她好,

 

你不见她面时——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!

 

王铁匠那首情歌,似乎又在耳边缠绕,“我要待她好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她已经死了。她活着的时候,我没待她好,我天天十七八遍挂在心上的,是另一个姑娘。”

 

天渐渐亮了,阳光从窗中射进来照在身上,胡斐却只感到寒冷,寒冷……

 

 

程灵素如何杀死石万嗔

程灵素在死前给石万嗔一伙布了一个局:

程灵素打开包裹,取出圆性送给她的那只玉凤,凄然瞧了一会儿,用一块手帕包了,放入胡斐怀里。再取出一枝蜡烛,插在神像前的烛台上,一转念间,从包中另取一枝烛身较细的蜡烛,拗去半截,晃火折点燃了,放在后院天井中,让蜡烛烧了一会儿,再取回来放在烛台旁,另取一枝新烛插上烛台。她又从怀里取出一颗黄色药丸,喂在胡斐嘴里。

 

程灵素死后石万嗔一伙来到庙中:

石万嗔急于找那册《药王神篇》,眼见火折将要烧尽,便凑到烛台上去点蜡烛。火焰刚和烛芯相碰,心念一动:“这枝蜡烛没点过,说不定有什么古怪。”见烛台下放着半截点过的蜡烛,心想:“这半截错烛是点过的,定然无妨。”拔下烛台上那枝没点过的蜡烛,换上半截残烛,用火折点燃了。

 

一转身间,只见慕容景岳和薛鹊双膝渐渐弯曲,身子软了下来,脸上似笑非笑,神情诡异。石万嗔大吃一惊,叫道:“怎么啦?七心海棠,七心海棠?难道死丫头种成了七心海棠?景岳与薛鹊怎不向我禀告?这两个家伙,唉!这……这蜡烛……”

 

瞧慕容景岳和薛鹊的情状,正是中了七心海棠之毒,他立即屏住呼吸,伸手按住口鼻,正想细察毒从何来,突然间眼前漆黑一片,再也瞧不见什么了。一瞬之间,他还道是赌烛熄灭,但随即发觉,却是自己双眼陡然间再度失明。惊慌之中,失手将《药王神篇》抛落在地。

 

“七心海棠!七心海棠!”他知道幸亏在进庙之前,口中先含了化解百毒的丹药,七心海棠的毒性一时才不致侵人脏腑,但双目曾经受损,已先抵受不住,竟然又盲了。

 

眼盲之后的石万嗔在一家饭店遇到曾铁鸥等四名武官,石万嗔还想偷偷给人下药,结果因为目不视物反被算计,石万嗔拿着他下了毒药的一杯酒,嘴角边露出一丝狡猾微笑,举杯喝了。胡斐知他必死无疑就没自己动手,大踏步走出了饭店。

 

飞雪两书其他主要人物

 

胡一刀胡斐苗若兰袁紫衣马春花福康安田青文
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